其實我完全想不起來,31歲的時候,自己在幹嘛……

歲月的經過是很殘酷的,不一定行走過後就會留下線索,有時候到了黃昏,竟然想不起午飯吃了什麼,何況是31歲。

離開學校之後,沒有年級與寒暑假的時間座標提示,就更慘了,完全靠回憶逞強。今天突然翻出離開職場當時的透明資料夾,找到一張硬紙卡,記錄了勞保年資移轉的日期,總算,抓到一點眉目了。

31歲前後,原來,自己過著那樣的日子啊!現在回想起來,好像是別人的事情。

敦化路口.jpg 我離開工作九年的公司,畢業之後就一直工作的公司。一開始,我曾經有機會進入當時頗為風光的民生報,但我放棄了,我選擇進入本業,所謂本業也不過就是「學以致用」而已。可是那九年之間,我為何那麼認命那麼努力啊,每年都去考證照,Property Insurance Underwriter、Property Insurance Broker License,甚至一堆業務員執照,精算資格考,一路從試用辦事員、專員、副課長、課長,然後變成公司最年輕的襄理。我埋在一堆與國外再保公司交涉的電報傳真中,我甚至可以把工程圖與施工概述解釋給老外聽,說服他們share台灣那些千瘡百孔的工程風險。我那麼爛的英文還敢一個人去韓國、香港、日本、新加坡參加國際會議,我當時一定是中邪了,我常常拉著皮箱就去出差,九年之內沒有讀過一本推理小說,沒有看過一場棒球,不相信社會有什麼不公不義……對,我那時一定是中邪了,我害怕被取代,我害怕沒有進步,我害怕已經習慣入袋的薪水有一天會不見。

在那九年當中,我曾經跑到日本住了一整年,過得好愜意,但回國之後,我體內的基因好像抽離了一部份,替換了一部份,但是31歲前後,我被挖角了,月薪剎那間多了2.5倍,年薪近逼百萬。可是,我目睹某高階主管在對手的分機電話安裝竊聽器,利益有所衝突就想辦法羅織流言將對方擊倒,派系小圈圈讓辦公室每天都上演台灣龍捲風和霹靂火,我發現就算我很認真就事論事也要被迫向誰靠攏向誰表態否則就會死得很難看。
如果我能加入任何一方甘之如飴爾虞我詐,現在可能是副總或CEO,穿著名牌套裝,踩著高跟鞋,坐在同業公會的長型會議桌,跟那些我曾經憎恨的老怪物一樣,做一些不痛不癢不長不進的表決。呵呵,當時作威作福的理事長都淪為階下囚了,倘若我還留在那個江湖,會不會變成弊案的關係人呢?
信號燈.jpg當時的我,應該沒想這麼多吧!下班後去吃燒烤,唱KTV,逛中興百貨,怎樣也不會錯過SOGO與新光三越的週年慶……如果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變成一個怪物,現在回想起來,真是倒抽一口氣!

三年之後,我徹底離開那個環境,我抽回所有借給公司的證照,我離開公司所在的玻璃帷幕大樓時,忍不住在街角的斑馬線偷笑。離開的決定,其實是某一個下午蹺班到IKEA,坐在展場的某個沙發上所做的決定,從此以後,我去IKEA做決定的機率,高過求神問卜。

那個看似風光、手頭闊綽卻渾渾噩噩的31歲,好險我沒有加入公司任何一個陣營,我或許差一點就成為現在的自己所討厭的人,還好,還好有那樣的31歲,看起來不錯,但回想起來,呼,好險。往後我變成這樣的人,一定是那時的混亂造成我不斷煞車不停回頭甚至大甩尾迴轉走向人生分野的一帖猛藥吧!

自己的31歲好驚險,我感謝那樣的31歲!

 

 

 

米果新書搶先看:http://channel.pixnet.net/reading/event/info/972

下次專欄時間:04/26

創作者介紹

讀創館的部落格

pix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