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n+納豆:我們對偉忠哥的景仰,有如長江之水,滔滔不絕……

 

終於,要聊到王偉忠了。

納豆難得搶先發言:「偉忠哥喔!我跟他真的不熟ㄟ!」

不熟?為什麼?

納豆認真想了一下說:「可能因為他是外省掛,而我是一個正港的台灣人吧!」

「拜託喔!都什麼年代了!還搞什麼省籍衝突阿!快說實話!」在一旁沈默了好一會兒的阿Ken終於開口。

納豆用委屈語調說:「真的啦!我跟偉忠哥真的不熟,反正每次偉忠哥找我不是談新節目的事,就是訓我,這樣我哪裡會跟他熟?」

為什麼會被訓呢?

「說到被訓……」這時納豆自知理虧地低下頭:「其實那件事我自己也有錯啦!」

哪件事呢?

「還有別的嗎?就是酒駕阿!」納豆的頭像成熟的稻穗般,低到最低點。

在酒駕被查獲的第二天,納豆被王偉忠叫到辦公室,自知犯了大錯的納豆心裡七上八下地噗通噗通跳個不停。

「你把我當成你什麼人?」王偉忠鐵青著一張臉,劈頭就這樣問。

「偉忠哥,你是創造我的人啊!」納豆瞬間以五體投地的低姿態恭敬地回答,一個「爸」字哽在喉間,差點叫出來。

「那你為什麼要酒駕?」王偉忠繼續不假顏色地追問。

「我……」納豆吞吞吐吐地答不出話。

接下來就是典型的軍教片情節,連長嚴厲地管教訓小兵。(請參考任何一部軍教片長官訓示的畫面)

最後怎麼解決呢?

「就寫悔過書阿!」納豆彷彿回憶著人生最痛苦的片段說著。(連處罰的方式也很軍教片,偉忠哥不愧是眷村出身。)

納豆以誠摯跟悔恨的心情,在悔過書上寫著「酒是穿腸毒藥……」為表示懺悔的決心,在悔過書中,納豆甚至承諾要捐一筆錢給某慈善基金會,並保證一年內「滴酒不沾」。

「這樣就夠了嗎?」看完悔過書,王偉忠以嚴厲的眼神看著納豆問。

「不夠嗎?那還要怎樣?」深怕偉忠哥拿出狗頭鍘的納豆在心裡O.S.。

「你在最後面,給我簽名跟蓋手印。」

於是,納豆咬破手指頭(這是他的想像,其實是用印泥啦!)在悔過書的簽名處蓋下指印。

為了宣示納豆悔過的決心,王偉忠把納豆的悔過書,影印數十份張貼在公司四處。

可是你真的一年都沒喝酒嗎?

「哈哈哈哈!這怎麼可能?」沈默許久的阿Ken忍不住放聲大笑。

「有時候會忍不住喝一點點啦!」納豆心虛地說:「你知道,就算是坐牢也有放風跟假釋的時候嘛!」

「這就是納豆厲害的地方。他對於跟大人物相處,有他自己的獨門絕招,那些招式,學也不學不來,只有他自己用有效,如果你想模仿他,恐怕會死得很快!就像韋小寶對康熙特別有一套一樣!」阿Ken很佩服地說。

那阿Ken跟王偉忠的關係咧?

「我跟偉忠哥喔!除了一般公事上的往來討論外,我們很常聊戲。」阿Ken神色自若地說。(沒做過錯事,態度果然不一樣!)

阿Ken認為,以對戲劇的熱情來看,如果不是長相太過威嚴,偉忠哥很可能是一個電影明星,而不是知名製作人。

「你知道偉忠哥導戲的時候超厲害的,有時候他在攝影棚隨便一句話,就可以搔到癢處,正中核心,這不是隨便說說就可以做到的,而是需要相當的功力,這都是因為他對人、對人心、對人生有深刻的體驗,才能做到這種地步。」阿Ken滿臉佩服。

每次阿Ken跟王偉忠聊戲聊電影都可以擦出火花。

「就拿《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那部電影來說吧!」阿Ken隨意挑出一個例子。

「你覺得那部電影是斯巴達人拍的,還是波斯人拍的?」某次說起這部電影,阿Ken冷不防問王偉忠這個問題。

「那還用說,當然是斯巴達人拍的!」王偉忠想也不想地回答:「你看看,這部電影把斯巴達人拍得這麼英勇,當然是斯巴達的後代為了歌頌民族英雄與偉大的歷史所拍出來的電影啊!這還要想嗎?」

阿Ken搖搖頭非常沈穩地說:「不!那部電影一定是波斯人拍的。」

「為什麼?電影裡面的波斯人那麼壞,以多欺少,勝之不武,哪裡有可能是波斯人拍的,就像我們以前的國片《八百壯士》,也是我們這邊拍的啊!日本人哪有可能去拍這種電影?!」王偉忠為自己的論點辯駁。

「不!偉忠哥,你認真再想想!」阿Ken推了推從鼻梁上滑下的黑色膠框眼鏡,繼續以緩慢的語氣說:「雖然電影的表面呈現是這樣,可是進一步想,電影裡面雖然把斯巴達的三百壯士拍得很神勇,但是又怎麼樣!你們很壯啊!你們很屌啊!你們很會打啊!但是最後怎麼樣?還不是死在我們波斯人手裡,被我們幹掉,所以誰才是最後的贏家?當然是波斯人啊!所以,這部電影一定是波斯人拍的啦!」

聽完阿Ken的見解,王偉忠以誠懇的口吻說:「阿Ken啊,你看事情不要這麼有心機,人生啊!凡事要看光明面,這部電影一定是斯巴達人為了紀念他們的民族英雄拍的。」

「你覺得咧?」阿Ken把眼色瞄向在納豆說。

「我覺得是斯巴達人拍的ㄟ!」納豆很直覺地回答。

「怎麼可能!」阿Ken瞬間拉高音調:「你想想……」(把剛剛說過的論點又重複了一次)

「是喔!可是,我還是覺得是斯巴達人拍的ㄟ!」納豆有點心虛地說。

「你認真地深刻一點想……」音調更高地重複了第3次。

「是、誰、拍、的?」阿Ken第3次問納豆。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啦!聽你這樣一講,我覺得是波斯人拍的沒錯。」納豆終於屈服了。

「其實我覺得,偉忠哥心裡一定也覺得電影是波斯人拍的,只是他不願意說出來而已……哈哈哈哈!」

不過,話說回來,三百壯士----斯巴達的逆襲這部電影,毫無疑問是……美國人拍的啦!

阿KEN納豆出書囉!

快來看他們的新書資訊吧!

創作者介紹

讀創館的部落格

pixread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